当前位置:宜就屿门网>问诊>“粉丝权力”泛滥 拷问网文运作模式

“粉丝权力”泛滥 拷问网文运作模式

时间:2019-10-09 14:37:49 编辑:

就文学性而言,网文从诞生到辉煌一直都被质疑,其“爽文”模式究竟有何魅力让如此多的人倾倒?随着网文成为影视创作的源头,每天都在影响公众的精神与娱乐,对于网文的质疑声音也在慢慢变小甚至消失,公众已经接受了网文成为当下主流的现实。

而纠正粉丝不受限制的权力,法律层面的监管只能起到辅助作用,只有平台意识到网文模式的危害一面,通过建立新的规则意识与审美水准,带领庞大的作者队伍实现转型,才能影响到更庞大的粉丝群体,转变放弃10多年积攒下来的权力欲,变成真正懂欣赏、知丑美、有常识、有道德的读者。

金龙机电表示,金龙集团目前正在积极筹措资金,争取早日清偿此笔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涉 及的相关债务,完成股票购回。

这起本不该发生的事件,也是对公共资源的一次浪费,不仅线上有诸多账号参与发布信息、讨论、通报,也牵动了线下警方投入警力。最后大家发现,这场闹剧居然没法确认真正的责任负担者,或正是这样的缘故,网文江湖才会如此混乱。

此外,国外媒体也十分关注此事。据路透社报道,中国国家医疗保障局一直在跟国内外的医药公司谈判,希望能够降低药品价格,促使更多癌症治疗药品列入医保报销的目录。中国力争到2030年将癌症患者5年生存率提高15个百分点。2015年,在中国,癌症患者5年生存率是30%,这一数字是美国的一半。目前多家海外媒体密切关注此事。

面对教育部的“自主招生史上最严规定”,不少高校陆续取消没有明确标准、主观性较强的条件,自主招生更趋严格。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网文平台、大神作者、粉丝群体,都被赋予了巨大的权力——走进公众生活、影响公众审美的权力。宫斗剧的盛行,演艺圈的“娘炮当道”……文艺病态审美的形成,与粉丝权力有着必然的、足够多的联系。

为心仪作家付费可以理解,但以谩骂、人肉搜索的形式去报复批评者,还算得上真粉丝吗?

9月初,社交媒体上传出消息:一名女教师因为批评网络小说《魔道祖师》,遭到该书粉丝发起的人肉搜索,导致女教师不堪压力“自杀”。后在网警、地方警察的介入与调查下,得到结论,不存在“自杀”行为,但人肉搜索是真的,女教师因此有抑郁倾向也是真的。

截止目前,共抓捕21人,其中刑拘14人,治安拘留7人,收缴用于赌球的电脑7台,手机56部,银行卡81张,查扣现金200余万,初步统计世界杯开赛以来,该团伙涉案资金流水高达2000余万元。目前,案件还在进一步工作中。

网络文学圈在人们看来,是个简单、轻松、娱乐的行当,写手们日更万余字,粉丝们每日追更,高兴了便打赏作者,貌似是个歌舞升平的地方。但刚发生的“网文粉丝人肉批评者”的事件,揭开了网文江湖不为人知的复杂一面。借助这个事件,我们或可认识到网文为何如此受欢迎,粉与黑为何经常发生大战,以及网文对公众的娱乐与精神究竟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

突出与夸大粉丝的权力,是文学网站积攒第一桶金并快速发展的秘诀。网文平台上的一切评价标准,都是围绕粉丝的权力建立的,比如订阅榜、推荐票榜、月票榜、热销榜、打赏榜等,都需要粉丝付出实实在在的时间与金钱,才能凸显上榜者的“价值”,而粉丝的付费积极性,则直接影响网文平台的商业价值。当粉丝潜意识当中发现自己才是网文世界至高无上的掌权者的时候,就会多层次介入到网文世界,包括对平台指手画脚,对大神创作进行干涉,包括粉丝们追击“黑粉”,表面上看是为了维护大神的名誉,内在动力则更多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权力欲。

来自新疆的妮尕尔阿依•玉山自幼学舞,维吾尔族同胞的能歌善舞加上勤学苦练,如今已是小有名气的舞蹈演员。在《拜见小师父》的舞台上,妮妮小师父为观众展示了一段新疆铃铛舞,其中有一段40余圈的连续旋转,难度系数爆表,引得现场一片惊叹:“这也太厉害了吧!”新疆舞讲究舞姿优美,步伐灵巧,手腕变化极为丰富,更别提非常要求技巧的点地转。形体类的才艺本来就是大张伟的死穴,第一次晨练被抬腿的哀嚎犹在耳边,单腿旋转眼冒金星也似乎还没消散。因此甚有自知之明的大张伟对这个才艺那是敬而远之,唯恐避之不及。他试图说服小师父:“听过《倍儿爽》吗?以后我们可以在音乐上合作,这次就饶了我吧。”知难而退的大张伟连连告饶引得现场观众忍俊不禁。

申请救助家庭中就业人员收入豁免标准保持不变。申请救助家庭中就业人员收入豁免标准为每人每月870元,与去年标准保持不变。在经济状况认定时,对申请社会救助家庭中就业人员的收入,按照该标准予以豁免,进一步鼓励申请社会救助家庭中有劳动能力的人员通过劳动实现自我解困。

在当下网文领域,有一股邪气也在蹿升,部分粉丝以“信徒”的身份,不但干扰网文作者的创作,还经常人为地形成组织,攻击持不同观点者,并衍生一些过界行为。网文作者虽是粉丝们心目中的偶像,但在约束粉丝行为方面,往往无能为力,这与网文作者与粉丝之间的独特联系有关。

尽管学校对于思政教育的改革已经有了诸多有益的尝试,但要实现学生对思政教育的完全融入,就不单单是形式上的融入,更重要的是“心入”,必须让学生从实践中获得真知。

2018年6月,王玉杰再次向王东申请回岗工作。见王玉杰身体的确有所康复,王东同意了他的返岗申请。

警方说,达罗查受到拥有重武器部队保护。

与此同时,梅迪纳认为双年展的“同质化”现象或许并非坏事,“如果真的可以把同一个双年展放到世界其他地方去做同样的展出的话,我也是非常赞成的。如果我们发现每届双年展的形式都是大同小异的,比如说同样的形式在其他的双年展上面也看到了,这并不是一件坏事,所以其实我们并不会担心这样一种同质化的现象。”

这是互联网时代眼球经济特点所决定的——谁获得的注意力多、粉丝多,谁的知名度就越大、得利也越高。网文的运作与推广模式,决定了作者不仅要写,也要参与到与读者的互动中来,比如积极回复读者提问,强化互动关系,按照读者意愿改写既定情节,根据打赏力度决定人物走向。

1990年根据史蒂芬-金同名小说《危情十日》改编的电影在美国上映,这部电影讲的是一部畅销书作家保罗,在回家路上遭遇暴风雪后被头号粉丝安妮挟持的故事,安妮先是悉心地照顾保罗,后来在保罗没有按照她的要求改变女主人公的命运时,对保罗采取了暴力虐待……一部有关偶像作家与粉丝之间的故事,被拍得惊悚异常,让观众看得提心吊胆,片中的安妮,哪里像一名书迷,更像是一名邪教教徒。

在历史上,作家与读者的关系从未出现过如此失常甚至变态的状况。钱锺书曾这样回复一名喜欢他的读者,“假如你吃了个鸡蛋觉得不错,何必认识那下蛋的母鸡呢?”基于这句话而产生的“作家只管写,读者只管读”,数十年来也被认为是作者与读者之间最美好也最默契的关系,哪怕在文学最受重视的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也极少有读者对著名作家做出狂热举动。然而在网文时代,过去的模式被彻底打破了。

网文作者为了满足粉丝的阅读欲,根据粉丝的愿望进行写作,不惜把一个模式复制数遍,更是把不断更、增更当成奖励粉丝的一个手段。而粉丝给予的回报,除了付费阅读与打赏,就是四处出击,打击那些批评偶像有抄袭嫌疑、作品低劣的“黑粉”,获得乐趣。在这种关系里,可以看得出,他们是各取所需的,甚至是有默契的。

“网文粉丝人肉网友致其自杀”和《危情十日》有内在共通的一个惊悚点,即粉丝的狂热程度超出了正常的情感表达。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人肉发起者“差池”的攻击对象,是她曾经的中学老师,这起事件令人惊悚的地方,因此不只是人肉搜索,更是师生关系的破裂,仅仅是因为对一部文艺作品的观点不同,就发起暴力行为,这让人难以理解。

网点服务模式改造,通过轻型智能模式重新设计服务流程和动线,使得网点营运成本压降初见成效,服务能力不断增强。“智易通”新型机具的推广,轻型、智能,充分展现了科技助力服务提升逐步显效。网点服务模式改造全覆盖落地,较大地推动全行到店客户向低成本自助渠道分流,在加快基层营业机构转型步伐显成效。

据悉,2005年广西黑五类集团公司重组广西斯壮公司,成立南方黑芝麻集团,经过多年努力,解决了原上市公司的历史遗留问题,糊类食品主营业务获得了长足的发展。2004年(重组前)原公司的总资产是6.8亿元,净资产2.8亿元,销售收入2.65亿元,净利润1116万元。2017年集团公司总资产52.5亿元,对比增长7.7倍;净资产26亿元,对比增长9.3倍;销售收入约29亿元,对比增长10.9倍;净利润约1.5亿元,对比增长13.4倍(2017年收入和净利润是未经审计的数据)。

首场辩论尘埃落定,在大多数美国主流媒体看来,希拉里总体表现超过特朗普。